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科技前沿

离诺奖最近的院士!清华副校长薛其坤曾考研3次5年没出过成果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5   阅读( )  

  这几天,最热的无疑是量子力学,而主讲人清华大学副校长、中科院院士薛其坤,更是被誉为离诺贝尔奖最近的中国物理学家。他是从沂蒙山走出来的世界级大师,可谁曾相当,科学大咖也曾3次考研,读研5年内没出过任何成果,甚至没有写一篇像样的博士论文。

  1963年,薛其坤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一个贫困的山村之中,著名的孟良崮就在这个县内。正是因为贫穷,让他早早地懂得了只有依靠知识才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一直刻苦求学,终于在1977年考上了当地最好的蒙阴一中。

  进入高中后,薛其坤更加发愤图强,于1980年考上山东大学光学系激光专业,这也是山东省内最好的高校。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很少,1984年9月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到曲阜师范学院(1985年11月更名为曲阜师范大学)物理系工作,当了一名令人羡慕的大学教师。

  可薛其坤并没有满足于此,让的理想是当一名科学家。于是,他准备第一年开始考研,目标是物理科学的殿堂——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但考研的道路异常坎坷,1984年第一次考研,其他科目发挥得不错,然而数学却只得了39分,首次落榜。面对挫折,薛其坤隔了一年再考,在1986年再考一次,可没想到的自己的优势科目物理仅考了39分。

  作为物理系的一名教师,两次考研失利,对他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但他从不屈服于命运,1987年第三次考研,终于考上了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那时的科研条件并没有现在这么好,研究生期间,由于实验仪器不过关,他读研的前5年几乎没有任何成果,甚至写不出一篇像样的博士论文。

  1987年9月至1994年7月,连续7年,薛其坤都在中科院物理所学习,获得硕士、博士研究生学位。中间他也曾去日本东北大学短期留学,随后前往美国北卡莱罗那州立大学学习,直到2005前都在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工作。

  对薛其坤来说,在科研道路上,可谓厚积薄发,但一发就不可收拾。35岁就晋级教授,41岁成为中国科学院最年轻的院士之一,49岁提出界面高温超导,50岁从实验上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被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称为是“诺贝尔奖级别”的科研成果。

  近年来,薛其坤获得的荣誉更是不计其数,如2016年9月获首届“未来科学大奖”,奖金高达100万美元,获2019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2020年2月获菲列兹伦敦奖,2020年9月获复旦—中植科学奖等。

  难能可贵的是,薛其坤院士一直保持着教师的本色。2018年2月20日,农历大年初五,他专门来到母校蒙阴一中,抽空作了题为“做个快乐的追梦者——从事量子物理研究的经历和体会”的主旨报告,他曾多次回母校与校领导一起谋划学校发展,并题写了“人性善仁,人情中和,人格诚正,人才博雅”十六个大字,他还与高中学习时所在五班的同学们共同捐资建设文化景观——五班广场。

  在媒体报道中,除了有关他的物理研究和科学成就外,最多的是就是关于他深入一线高中与中学生作讲座的消息,近4年来,他曾到重庆南开中学、厦门一中、淄博实验中学、山东莱芜一中、杭州二中等十余所中学授课,影响了数千名中学生,开启青少年的科研之梦。

  薛其坤院士结合自己的坎坷经历,告诉当代中学生,正是这些经历磨练了他的意志,有了厚积薄发的基础,形成了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更坚定了他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在清华大学,薛其坤有一个比“院士”还要响亮的名号——“7-11”。早上7点扎进实验室,一直干到晚上11点。这样的作息时间,薛其坤坚持了20年。 这也许就是薛院士的成功之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