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科技前沿

第七类询价机构浪淘沙:淘汰24家武当同威在列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1   阅读( )  

  第七类询价机构变更名单已出炉。截至4月14日,证券业协会最新公布的第七类询价机构共262家,较去年年底新增了61家。

  与此同时,记者统计出24家确切被除名的询价机构。对此,记者连线了其中十几家询价机构的相关询价负责人,说法不一,但大多数都被目前发行市场“两高两低”(高发行价、高市盈率、低中签率、低收益率)问题吓软了腿。

  此外,甚至众多机构对自己询价资格带有疑虑,“除了推荐券商所保荐的项目,其他项目不能参与报价。”

  业内分析,第七类询价机构被除名原因可能是推荐券商要求变更,因为询价机构参与积极性不高,或询价过程中不按规矩出牌,或经营业绩规模发生变化。也有可能是询价机构主动要求退出。

  据理财周报投行实验室新股发行报价数据系统,截至4月13日,今年共发行91家公司,询价机构共给出8300多个报价,而首批77家第七类询价机构参与报价的积极性并不高,有近四分之三机构只是充当旁观者,未参与过报价。

  而在统计出的被除名的24家询价机构中,22家均没有任何报价痕迹,仅有无锡市国联发展和深圳华强新城市发展2家参与报价,但报价都偏低。

  无锡国联发展三次报价两次无效。其在天瑞仪器上,报价60元,低于发行价5元。给予通源石油46.2元报价,低于发行价4.9元。唯一一次有效报价是在华锐风电上,报99元,较华锐90元发行价高出9元,并最终获得配售,不料上市当天即遭破发,如今三个月锁定期已满,仍深陷破发泥潭。

  无独有偶,深圳华强新城市发展两次报价一次无效。其参加过东富龙唐人神的报价,其给予东富龙84.21元报价,较发行价低了1.79元。而给予唐人神的报价刚好是发行价,但最终没能中签。对于此次被除名,华强新城市发展相关询价负责人称并不知道,并表示“券商可能考虑到机构太多,轮流推荐的”。

  但对于询价机构自身来说,对为何不参与报价,都有自己的说法。记者连线了此次被除名的十几家询价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得知主要是因为“两高两低”问题,即高市盈率,高发行价过高,低中签率,低收益率。

  其实一些机构去年参与过报价,但从未配售成功过,所以今年干脆不参与报价了,甚至主动申请退出。“去年12月做过一次报价,报的是广发保荐的一家环保企业。”广发推荐的江门市大长江集团负责询价的高滔说,“但我们对市场不看好,所以直接申请退出了。”

  中国外运长航集团也因高发行价,内部出现分歧,直接选择退出。龙赢富泽资产管理、上海汇利投资等也是如此。事实上,自己主动申请退出的机构并不多见,大部分询价机构仍然“希望能够保留询价资格”,枕戈待旦。

  “第一市盈率过高,第二没有我们感兴趣的公司,我们对自己投资的公司较感兴趣。”中投推荐的麦田立家投资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师晓东表示。麦田立家投资是一家创投公司,投资过上市公司金刚玻璃(300093.SZ)。

  此外,上海城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深圳市德瑞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同威投资也纷纷表示,考虑到市盈率过高所以不参与。

  “我们只参与过几次报价,但都没成功过。感觉新机制不是很好,比如中签率、操作性等方面。”上海彤源投资发展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刘俭锋说。招商证券推荐的上实投资认为中签率低而没有继续参与。“内地投资者太不理智了,在香港,投资者担心的不是没有中签,而是百分之百中签。”深圳同威投资有限公司询价负责人吕志耘说。

  还有一些机构是考虑到资金流动性和收益率。“我们与券商合作的是结构化产品信托,需要一年期,需要考虑到资金流动问题。”北京鑫元览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做报价之前必须把资金落实,这也是对询价机构资金运转的一个考验。”申银万国资管部总经理单蔚良认为虽然证监会规定申购资金锁定三个月,但实际上不止。

  除了上面几个问题,如果收益率高,机构也会铤而走险,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破发那么严重,风险非常大。”吕志耘说。

  对于此次除名,有些机构竟处于“不知有汉”的状态,都不知道被除名。更夸张的是,有些询价机构甚至不知道询价资格具体规则。

  “除了推荐券商所保荐的项目,其他项目我们一概不能参与报价。”北京鑫元览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即使有其他券商邀请我们,我们也是去参与,但不能参与报价。”

  推荐类询价机构参与报价范围是否真如北京鑫元所说,“不是的,所有具有询价资格的机构都有资格参加任何IPO的报价,除非资金没到位。”单蔚良说。

  但事实上,确实有不少询价机构对询价资格的认识与北京鑫元如出一辙,他们认为这样画地为牢是理所当然。如此看来,询价的意义荡然无存,只是一场由保荐机构主导的游戏。

  “我们去年到现在只成功报价两次,都低于发行价,所以无效,还有好几次没有报价成功,因为被券商劝退了。”上海汇利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周小峰说。这是广发、国信、兴业等一起推荐的询价机构,劝退只是前奏,不按“规矩”出牌,最终被取消了询价资格。

  “如果报价太低,可能被劝退,而我们的范围又比较小,我们哪来积极性。”某询价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